服務介紹

原廠服務政策

獲取支持

產品激活 驅動下載

微信客服

微信客服

教育信息化,需要理念先行

隨著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信息技術逐漸被應用于教育治理領域,教育治理信息化已成為教育信息化推進過程中極為重要的著力點。

 

教育治理信息化的實施路徑離不開以下幾個方面:其一,以政府為引領者深化教育治理信息化理念;其二,以職權劃分為關注點完善教育治理信息化的規章制度;其三,以大數據為支撐推進教育治理服務信息化。

 

1

 

以政府為引領者,深化教育治理信息化理念

 

移動互聯網、智能終端的普及為教育治理變革準備了基礎條件,教育治理信息化是推動教育治理現代化的關鍵路徑。“現代教育治理體系的主要內容是政府宏觀管理、學校自主辦學和社會廣泛參與,三者互為依托,緊密相連。其中,政府宏觀管理是基礎和前提。”

 

在教育治理信息化推進過程中,政府因其行政主導性可有效發揮戰略引領作用。以政府為引領者,引導教育治理主體擺脫既有的“路徑鎖定”效應,深化教育治理信息化理念,對于及時破除傳統的治理思維定勢、深入推進教育治理信息化與現代化具有理念指引作用,推動教育傳播信息化,廣泛宣傳信息化理念。在政府、學校以及社會等教育治理主體間的信息互通過程中,政府可牽頭利用“互聯網 +”實現治理信息化理念與典型案例的大范圍傳播,通過宣講理念、示范案例、宣傳經驗等方式,著力推動政府、學校以及社會等教育治理主體突破以往教育治理的慣性和路徑依賴,逐步克服行為習慣的惰性,樹立起信息化資源設備、方式在教育治理中的創新應用意識。

 

概而言之,教育治理信息化理念的深化,政府可作為主要引導者,但其不僅僅涉及政府層面,學校以及社會層面的教育治理信息化理念也不能被忽視,各教育治理主體攜手,積極主動地接受信息化治理的方式與價值,有利于形成良好的治理信息化態度以及治理信息化行為意愿,進而有利于推動教育治理信息化。

 

2

 

以職權劃分為關注點,完善教育治理信息化的規章制度

 

完善的教育治理信息化規章制度,是實現教育治理信息化可持續發展的基本保障。在教育治理信息化進程中,各級教育行政部門、學校以及社會等利益相關者的職能與權力范圍并不清晰,越位、失位以及重位的現象并不少見,不同利益相關者在感知、理解教育治理信息化理念、推進與反思教育治理信息化過程等方面缺乏協調性與規范性,“各自為營”、多頭管理的現象極為常見,多元主體共同參與信息化治理的格局并未真正形成。為此,以職權劃分為關注點,完善教育治理信息化的規章制度,對于多元主體有效參與教育治理信息化格局的形成具有制度推動作用,具體需關注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構建持續且長效的教育治理信息化經費投入制度。以往教育治理信息化經費投入通常面臨社會力量與行業企業投入不足、經費投入結構不合理(偏向于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較為忽視軟件建設以及人力資源建設)等問題,這在一定程度上導致部分地區的教育治理信息化設備較為落后,且缺乏有效的長期維護。為此,建立長效的教育治理信息化經費投入機制,明晰經費投入方向,豐富經費投入方式,帶動社會力量積極參與教育治理信息化的財力資源建設,極具必要性與價值性。

 

其二,構建健全的教育治理信息化溝通制度。通過建設教育治理信息化溝通制度,推動教育治理信息化所涉及的投入者、建設者、需求者、評價者之間形成高效暢通的溝通機制,以便充分兼顧不同利益相關者的實際需求。

 

其三,完善合理的教育治理信息化人員建設制度。教育治理信息化的關鍵,不僅在于教育管理系統、教育評價系統等方面的信息化,而且在于“人員隊伍”的信息化。當前,我國在基礎設施、管理系統建設方面已取得較好成效,然而,教育治理信息化人員隊伍建設尚存在較大不足,通過完善教育治理信息化人員隊伍建設制度,有利于提升教育治理信息化參與者(包括教育行政人員、教師)的信息化意識與素養,以便為推動教育治理信息化提供人力資源支撐。

 

 

3

 

以大數據為支撐,推進教育治理服務信息化

 

隨著大數據的普及應用,信息服務愈發科學性、智能化與個性化,其對教育治理的現代化、智能化與科學化而言極具價值意義。“大數據思維,是指一種意識,認為公開的數據一旦處理得當就能為千百萬人亟需解決的問題提供答案。”在教育領域中,教育治理主體可以運用大數據思維,尋求解決教育問題的最佳方案。

 

首先,大數據的全樣本特征解決了局部數據或抽樣數據的片面性問題,其有利于從宏觀的視角把握教育發展問題(尤其是教育不均衡問題),也有利于發現與診斷教育治理過程中的問題與弱點。

 

其次,大數據技術可實現教育數據的有效整合與科學分析,基于相應的教育分析結果,有利于發現教育治理過程中的管理規律與教育規律,也有利于生成有針對性的教育治理方案與策略。因此,以大數據為支撐,推進教育治理服務信息化,可有效推動教育治理的順利實施,其需關注以下幾個方面。

 

其一,構建“大數據 +教育決策”的新型教育決策服務體系。提高教育治理的現代化水平需要“借助大數據制度、政策、技術等因素,增強教育決策、調控、執行、創新發展的活力,調動教育治理多元主體的積極性”。成熟的大規模存儲技術為海量教育數據的積淀帶來了可能;利用信息化方式可以便利、即時、準確、科學地開展“數據挖掘”,形成海量數據庫,從而使基于數據科學的決策系統的建設成為可能。推動大數據與教育決策服務的深度融合,有利于再造教育決策流程與科學提供教育決策服務,并實現教育決策服務的定制化、個性化與精準化。例如,北京市教委通過大數據支持下的義務教育階段入學服務平臺,對相關入學、升學、區域人口等方面的數據予以整體分析,在入學政策、師資調控等方面實現了科學決策。

 

其二,構建基于大數據的優質教育資源服務體系。教育部《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規劃》提出,“積極利用云計算、大數據等新技術,創新資源平臺、管理平臺的建設、應用模式”。探索“名師課堂”“在線開放課程”“網絡公開課”等教育資源服務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推動了優質教育資源的共建與共享,有利于貧困、落后地區獲取優質教育資源,但其教育資源服務在一定程度上缺乏系統性與針對性。建設基于大數據的優質教育資源服務體系,有利于通過成熟的大規模存儲技術積淀海量的優質教育資源,有助于通過數據挖掘與量化分析技術篩選與整合優質教育資源,并促使優質教育資源系統化與個性化,進而有利于推動教育資源服務的深度變革。

 

“信息化 +教育治理”是教育治理與教育信息化發展的新階段。當前教育治理信息化的系統性研究并不多,教育治理信息化的相關研究仍需深化。作為教育治理現代化的關鍵路徑,教育治理信息化已對教育改革與發展產生深刻影響,基于互聯網、大數據等技術的教學管理形態、課堂教學模式、教學評價方式層出不窮,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教育治理信息化極具發展前景。教育治理信息化,不僅要求教育治理參與人員關注技術本身,而且要求其關注自身的信息化治理能力,尤其是面向教育治理信息化問題的解決能力。信息化方式與信息化能力對于教育治理信息化的順利實施而言均具有重要意義。在未來教育治理實踐中,若在重視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的同時,兼顧教育治理信息化人力資源的建設,將有助于通過教育治理信息化實現我國教育治理以及教育發展的現代化。

 

產權及免責聲明:本文系轉載編輯文章,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不對文章觀點負責,僅作分享之用。如果分享內容侵犯您的版權或者非授權發布,請及時與我們聯系進行審核處理。本文節選自:《現代遠距離教育》,作者:趙磊磊 梁茜 吳學峰。

?
让分主胜什么意思